首页 > 抗癌前沿

儿童癌症负担是全球癌症负担的重要部分

发布时间:2019-11-04 来源:湖北省抗癌协会

  美国St.Jude儿童研究医院Force等报告,2017年GBD结果提醒人们注意全球儿童癌症的严重负担;在资源有限的环境中,其对人口造成的影响极不均衡。使用基于伤残调整生命年(DALY)的评估方法,可以证明儿童癌症负担是全球癌症和儿童健康问题的重要组成部分。(LancetOncol.2019年7月29日在线版)
  精准的儿童癌症负担数据对于资源规划和卫生政策优先排序而言至关重要。鉴于许多国家少有或没有癌症监测数据,建模估算该数据非常必要。
  虽然可以获得全球的发病率和死亡率估计值,但既往的全球儿童癌症负担分析并未考虑DALY的影响。应用GBD2017的研究方法,根据重要的登记系统数据、口头报告的尸检数据、基于人群的癌症登记处的发病率数据,通过模拟的死亡率-发病率转化率(MIR)估算死亡率,最终获得了儿童(0~19岁)癌症死亡率数据。使用死亡率估计值和相应的MIR估计儿童癌症发病率。
  结果显示,全球范围内2017年儿童期癌症共产生了1150万DALY(95%UI1060~1230万DALY),其中97.3%为早死引起的减寿年数(YLL)的主要因素,2.7%为健康寿命损失年/失能生存年(YLD)的主要因素。
  儿童癌症是全球癌症总死亡的第六大原因,也是全球儿童疾病负担的第九大原因。82.2%的全球儿童癌症DALY发生在社会人口指数较低水平、中低水平和中等水平的地区,而50.3%的成人癌症DALY同样发生在这些地区。在当前的GBD框架中,未分类癌症占全球儿童癌症DALY原因的26.5%。
  英国研究者Stiller表示:与许多成人癌症相比,儿童期和青少年癌症的预防效果要差得多,少有可以减少甚至消除的风险因素。提高公众和临床医生的早期诊断意识,可能会导致儿童和青少年全球癌症负担的短期上升,但总的来说,早期诊断可以大大降低死亡率和长期发病率。虽然早期诊断的收益在资源较低的国家应该是最大的,因为当地的晚期诊断病例太多了,但却是资源丰富的国家感觉获益更大,特别是低级别脑肿瘤患者。
  为了在全世界范围内充分实现早期诊断的益处,必须使改进的诊断技术和治疗设施得以普遍接入。促进国际合作将是实现该目标的重要保障之一。

摘自 《全球肿瘤快讯》

湖北省抗癌协会 版权所有 地址:湖北省肿瘤医院/武汉市洪山区卓刀泉南路116号 电话:027-87670019 E-mail:guanhj3@163.com
鄂ICP备19003833号 技术支持:京伦科技

微信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