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抗击疫情

医者仁心,疫情当前,舍我其谁?

发布时间:2020-03-31 来源:湖北省抗癌协会胃癌专委会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在自媒体这么发达的年代,我既没有微博,也没有发微信朋友圈的习惯。但在发热门诊的这段日子,我思量再三,还是选择了用文字记录下点点滴滴。因为这是一场不应被忘却的战役,而我选择在战役最开始的时候就冲在最前线。我想,我应该让自己记住,无论何时我都可以骄傲的说,我做了一个党员该做的选择,做了一个医生该做的事情!

  2020年1月15日,还在大悟县人民医院对口支援的我,接到了医院医务处的电话,希望我能在20号开始到发热门诊上班,征求我个人意见。在当时的情势下,医院内部已经有很多消息,让大家隐隐感到不对。但在没有非常明确消息的情况下,发热门诊会面对什么样的病人,有多大风险,大家心里都没底,是公认风险最高的门诊。那时还没有所谓的“一线”,有的只是不确定和未知。但作为一名医务人员,治病救人是我的天职,我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同意!

  2020年1月19日,我和二十余名同事在门诊13楼接受了培训,其中包括我们科室的护士周俊。培训围绕着防护、诊断、治疗开展,但对我们医务人员而言,更大的刺激是发现很多流言是真实的。发热门诊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

  2020年1月20日,这是我在发热门诊的第一个小夜班。在门诊肖护士长的指导下,第一次穿上了防护服,必须承认,那一刻内心有点忐忑。不是对疾病的忐忑,而是担心自己第一次坐诊,会处理不好病人。流程很清楚,接诊、检查、看结果、请会诊、按会诊意见处理。接诊的病人年龄跨度很大,从八十多岁的老年人到十八九岁的青少年;发病症状也多有变异,从严重的呼吸困难到单纯的咽痛均有。每一个病人都让人印象深刻,有从武汉去哈尔滨后在那发病,当天赶回来武汉就诊并出现胸闷的一个年轻女性患者;有家属带着就诊的残疾人患者;有我院确诊的护士;有感染的军嫂;有晕倒急救的大妈……。而且大部分病人血常规和CT检查都有问题,符合病毒性肺炎的表现,但最大的问题在于病人实在是太多了,无法全部住院。看着无法满足的人群开始躁动,看着保安在努力而无奈的用喇叭维持着次序,面前闪过病人一张张焦虑的脸庞,耳边听着病人一句句焦急的呼喊,虽然有所准备,可我还是被深深的震撼了,但做一个医生,一个党员,我必须以专业的态度做专业的事。调整自己心态后认真看好每一个焦虑地等待诊断的病人,弄清每一个检查结果,嘱咐每一个居家隔离治疗的病人,劝阻每一个在这大吵大闹的病人。本该23:00下班一直持续到凌晨1:30,虽然辛苦,但能帮助这么多病人,还是无怨无悔。而在我下班时,我看到门诊办公室曹主任还坚持在发热门诊协调工作,则让我心生感动:病人虽多,但在一群无畏的医务人员面前,战胜疾病是必然的!

  2020年1月22日,这天的班调整了好几次,最终在下午5点确定了:当晚武汉市第七医院开诊,发热门诊上夜班。这是疫情正式发布公开定点医院后的初次开诊。我们到达的时候看到医院正在忙碌而有序的筹备着,院领导和我们一线人员一样都在现场。当晚看诊的病人基本上是从武汉市各地闻讯赶来的,有一个女孩已经在省人民医院确诊了,只是想来定点医院住院治疗,但却不知道今天的七医院只是开放发热门诊。悲哀的是她的妈妈也确诊了。类似这样的患者非常多,大部分都是想住院。那天晚上从22:30到第二天8:00,我一个人一共看诊100余人,我们却面临着无能做核酸检测、住院部没开无法住院、输液室有限的几大难题。我再一次深深地体会到了患者的无助,曾经多次被患者悲观的情绪深深感染无法自拔,一度不能继续看诊。但我想如果我作为医生都放弃希望了,那病人还能有信心吗?也是在那天晚上,病人告诉我武汉封城了……

  2020年1月23日费尽周折回到了住宿之地,手机上看到了头天晚上七医院人潮涌动的一张照片,还有一篇报道中是有一个年轻人描述自己诊治困难的经过,其中有一段话这样写道:晚上11点,我父母打听到七医院开始开放,我爸偷偷去帮我排队,排了很久,然后打电话叫醒我让我去看病,只为让我多睡一会。我很难受,让我爸赶快走,他不听。我赶到后逼他离开,他就躲在外面玻璃窗偷看我,我怎么赶都没用。最后进入七医院,医师说我是新型肺炎,但是试纸用完了,无法给我确诊,无法确诊就无法住院,让我自行回家隔离。我说我就这么回去吗?年轻医生用很平静和很抱歉的眼神看着我,说我比你心情更难受,因为我见了很多,但是却帮不上忙。

  我把七医院晚上门诊的图片和这篇报道截图后发给我爱人,我说,这是我看过病人最多的一次门诊,病人口中的那个年轻医生就是我,我当时真的是难受,现在看到这报道,更难受。她说,医生的出现对病人而言就是一种帮助,你选择在这种特殊时期去发热门诊,已经是一种信心,那么多病人都遵从了你的医嘱,说明病人是相信你的,你要对得起病人的信任,即使他们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是的,困难是暂时的,相信党和政府的决策,一心一意做好我作为一个医生该做的事:治病救人,缓解病人的痛苦。

  随后的日子越来越步入正轨,党和政府积极应对疫情,在院领导的协调下,患者就诊条件逐步改善。在发热门诊中,我依然选择跟病人密切接触,只为尽可能听清楚他们的描述;穿上防护服就一直到结束,只为尽可能节省防护用具,哪怕是长达9个小时的夜班。无论是以前的白大褂还是现在的防护服,对于我而言,看病救人是不变的原则。我相信,只有自己不畏惧疾病,才能给以病人信心,才能给以合理的治疗,有医生的坚守,患者才能战胜疾病。

  个人的困难、医疗资源的困难,确实有很多,但最苦的是病人和病人家属,他们才是最苦的人,但他们也是最坚强的人。无论何种情况,他们都选择相信医生,所以我们面临的困难,又算得了什么呢?疫情开始后我没有去领过生活救援物资,因为我觉得总有比我更需要的人。在发热门诊上班后,我就开始自费在酒店住。到大年初二那天,酒店要停业关门了,彼时武汉封城,我也不知道何处能容身。幸运的是,一批热心市民主动帮我联系了酒店,免费提供入住。那一刻真的非常感动,病人在坚持,医生在努力,社会在行动,党和国家在统筹,我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没有什么困难是过不去的……

  我无意成为什么英雄,只是尽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我始终记得我是一个医生,在疫情面前我不能退缩,我还是一个党员,国难当头时我不能忘却自己的初心!只是内心对我的孩子还有一丝愧疚。我的爱人也是医生,也是党员,我俩已经长期没有回家住了,偶尔回去一趟也是为了拿东西。5岁的女儿问:爸爸,你已经好久没有抱过我了,为什么你还不能抱我呢?。我说:外面有很多病毒,很多叔叔阿姨都生病了,爸爸妈妈是医生,爸爸妈妈要去帮助他们,去给他们治病。她点点头说,嗯,生病的时候就要找医生看病,医生爸爸和医生妈妈去帮别人治病,打败病毒怪兽!不满3岁的儿子一脸严肃的跟着说:那打败了就可以回来陪我们了吗?女儿转过头很认真的对他说:那当然了,到时我们就一家人在一起了!随后两个人欢呼雀跃……看着他们懂事的样子,我和爱人对视一眼,感谢孩子的理解,理解我们的责任感,理解我们的使命。但我们无法陪着孩子在线学习,无法完成老师的在线作业,我们只能对他们说一声对不起,我们只能以身作则,用自己的担当来教育他们:医者仁心,疫情当前,舍我其谁?!

彭春伟: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胃肠外科

湖北省抗癌协会 版权所有 地址:湖北省肿瘤医院/武汉市洪山区卓刀泉南路116号 电话:027-87670019 E-mail:guanhj3@163.com
鄂ICP备19003833号 技术支持:京伦科技

微信扫码关注